近日,国务院参事、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“参事课堂”上发表演讲,提出对房地产税进行分类,率先出台能够精准遏制住房投机的消费税、流转税、空置税,然后再从容地考虑物业税如何开展。他表示,这样做的目的,是为了达到“理性遏制、逐步熨平房地产泡沫的效果”。

▲图据新京报▲图据新京报

  房屋空置税,对于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,还比较陌生,但在国外已经有实践,法国、澳大利亚、英国等国均征收空置税。以法国为例,房子空置一年需缴纳房价的10%,空置2年缴纳12.5%,第三年则需缴纳30%,并且同时附加税金总额9%的手续费。

  住房需要占用作为公共资源的土地,而土地又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,过多的空置房占用了大量土地,必然挤占合理的住房需求,从而造成房价更快上涨。一边是投 机客大赚房屋快速升 值所形成的暴利,一边是中低收入者为高房价而苦,这种“两极背反”的情况在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是不能容忍的。通过征收高额空置税来让投机客的暴利化为泡影,倒逼他们将空置房屋投入交易市场,不仅有利于遏制房价过快上涨,而且有利于公共资源在社会成员之间得到合理的分配和使用,可以视为一种理想的政策选项。

  但是,任何“看上去很美”的政策,都要有现实的可操作性才能落地,否则只能是空想。要征收空置税,首先面临的一个难题在于从性质上界定何为空置房。一般地说,部分空置房的出现也是在清理之中。在我国,除了投 资投机性购房外,很多空置房的出现,是业主为未来自己养老或儿女成人以后的需要购置的,其动机是为了规避不断上涨的房价而作出的提前规划。

  此外,很多人背井离乡,在别的城市工作并置业,这也会造成其原住地住房出现空置状态,但这并不等于他们永远不会使用原住地住房。对于这类空置房如果强行征税,不仅伤害民众感情,而且与这一税种想要达到的合理分配资源的目的并不符合。

  其次,从技术层面讲,有一些人提出的通过查水表、电表、电话访问乃至入户访问等来查明房屋是否空置,但这类手段或者容易被规避,或在技术上不可行,甚至会触发社会矛盾。

  再次,从法理层面讲,具有合法来源商品房是公民私产,只要业主涉及不触犯法律和公序良俗,国家对其处置私有财产权利的介入,分寸应如何拿捏也应值得斟酌。

  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情况十分复杂,真要理清空置房需要投入大量的社会成本。很显然,征收房屋空置税这个提议,理想挺丰满,但现实的确很骨感。

  我国房地产市场发展虽然成绩巨大,但积累的教训也不少。目前,商品房成了性价比最高的投 资标的,通过购置大量住房赚取时间所形成的巨大差价,成为很多投 资性甚至投机性资金的选择,这也使房屋空置成为一种“经济理性”。

  要改变这种状况,关键就在于通过各种手段破除这种“经济理性”,让大量房屋空置成为一种违反“经济理性”的傻事。征收空置税虽然可以起到这种效果,但限于现实条件而极难操作。

  更可行的方法还是坚持目前推行的限购政策,使大量购置商品房不再能够成为现实。但即便如此,限购可以遏制更多的囤房投机以及随之出现的空置房出现,却不能改变在这一政策出台之前已经存在的囤房。因此,在坚持限购等政策的同时,还应该推进房地产市场的体制机制改革,最终走上理性发展的轨道。